马鞍山,值得住一夜的地方
来源:赤峰日报社     发布时间:2018-10-24    

  住在马鞍山完全是行程计划之外的事。跟人说起来恐怕都会觉得好笑,距离市区仅仅50公里的小山一天打两个来回也轻轻松松呀。
  按照惯常的郊游习惯,城市周边的景点都是当天回的。我们的计划是雷营子——马鞍山,雷营子民俗村转完,绕过来,登登马鞍山,回市里就餐,一天足够了。只是一行八人在雷营子迷上了儿童项目高空拓展,玩得太嗨,错过了午饭时间,到马鞍山已经下午两点了。要想爬山得先填饱肚子,补充体力。于是,我们就近找了一家农家院,原本也是打算随便吃些东西,尽快去爬山,谁知,饭菜一上来,大家就坐在饭桌前不想离开了。金黄金黄的农家炒鸡蛋,弹性十足有着窝窝的农家豆腐,山前河沟里捉的小鱼,山里刚刚采来的新鲜松蘑,更稀罕的是这家老太太用石磨做的山韭菜花和自己晒制的大酱。蘸酱菜由客人去菜园里自拔,有小白菜、大葱、脆萝卜,只是要求吃多少采多少,不准浪费。是这家人的坦诚感染着人吧,观察了几桌客人走后的饭桌,竟然没有一桌剩菜的。文明有时候不是靠规则约束,而是靠互相感染得来的。
  大家吃得开心,又喝了点酒,中间主人推荐免费品尝他酿制的葡萄酒,人人都觉得过意不去,拒绝了。说说笑笑吃到下午四点多才结束。这时候不可能去爬山了,有的同学已经醉饭,躺在炕上迷糊起来。顺理成章,我们跟主人商议,要了两间火炕房间,决定住一晚。
  作为黄金周同学会旅游策划人,我有必要提醒大家:“计划是根据天气做的,明天断崖式降温,而且这种小气候林区,降温也有可能下雪。”
  兴奋中的人们摆摆手:“没关系。”对于中年人来说,这的确是难得的放松。回想这些年,考学、成家、抚养孩子,好不容易熬到孩子考学走了,身体还行、激情还有,加上这么近的马鞍山也只是高中时五四班级集体旅游来过,算一算,相隔竟三十年了。这么一想,故地重游竟然有了特殊的意义。
  农家院主人告诉我们可以在山后转转。他说的山后是景区圈定之外的林区。马鞍山国家森林公园供游玩的区域只是马鞍山林区的一部分。尽管只有35平方公里的面积,却浓缩了数个奇景,有牛郎峰、织女峰、灵芝峰,峰峰造型各异,山里生长着千年古松,野生动物、植物数百种。峰谷中自上而下终年有泉水流淌,山腰间的冰瀑长年不化,成为千古之谜。中午太阳温暖时,水汽蒸腾,整个丛林上空云雾蒙蒙,如仙境一般。山中的青松、白桦、山杨、五角枫、蒙古栎等树木,一到秋季,便披上多彩的盛装,层林尽染,在奇形怪石的衬托下,成为一幅美妙的国画。马鞍山,古松、奇峰、云海、清泉、冰瀑被称为五绝奇观。
  我们走近这奇观的边缘。即山的东侧靠近农家的山角,从这里正好看到马鞍状山峰的侧面,在夕阳中,一排黑色的剪影,与前一层的落叶松,再前一层的红色的山杏,中间夹杂着金黄色叶子的小叶杨,不知为何,我就想到喀纳斯这几个字,其实搜一下,喀纳斯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景观。
  我的体力不支,丈夫留下来陪我,其他人继续沿着农用车压出来的土路向山里行进。我勉强又向里走了一段路,见半人高的杂草丛中有几块平坦的石头,便攀上去前后左右拍了几张照。这个时节的马鞍山,真称得上抬手便是美美的水彩画。
  夕阳的热度越来越低,我感到凉意袭来,便慢慢地返回。就在这一转身之间,看见公路对面一轮金黄色的太阳刚好落在山峦上。而且,太阳迅速下落,整个隐没过程大约只有一分钟。啊,太阳也如人一样,回家的心情何其急切,越是接近家门,脚步越是快起来。似乎看到一个孩子快步推开家门,扑进母亲的怀抱。
  夜里气温果然降了,而且下起了雨。除了我和小崔两个女生,其他人都早早起来了,有的出去跑步,有的在院子里溜达。因为我的身体最弱,他们没有叫我。等到太阳出来,我才敢出去,这才发现,彩色的马鞍山罩在浓雾中,仙尘霭霭。此时的雾气已经退到山顶,仍在迅速地隐去。想象得见,同学们出去时,雾气掩盖了半个山体,是怎样朦胧的景观。我害怕雾气也像夕阳那样瞬间就消逝了,急忙跑回屋拿起相机,转出院子,攀上一堆废木板垛,尽可能站得高一些,拍了几张雾气锁层山。
  这恐怕是此次住在马鞍山最大的收获,也是最值得的地方。因为这深秋季节的雨实在太少见,而雨后的雾霭更加难遇,何况,这正是马鞍山最多彩的季节,空气最干净的早晨,朝阳初现的天空最高远的时段。
  被夜雨洗刷一新的马鞍山在阳光下闪着光,远眺峰顶,云海蒙蒙。我们一行人吃完饭便开始攀登。我的身体依然不行,只在刚进口处跟大家合了影,便分开了。他们去寻找那百度上讲的一道道景观,寻找三十年前青春年少时记忆中的场景。零上九度,尽管同学们把车里唯一的一件棉袄给了我,我还是觉得冷,便进景区治安办公室去取暖,里面只有一位正在做饭的大姐。她热情地让我进去,关心地问:“穿得太少了吧?突然降温了。”我点点头。
  她是景区治安员,说起来我们算同行,我的真实身份是护林员。我们说起防火、景区垃圾问题颇有共同语言。其实她不巡山,她的丈夫巡山,她负责给景区的十几个巡护员做饭。她一会儿看看表,问我:现在把菜熬上早不?我说早点,白菜烂大了不好吃。过一会儿又问:是不是得把菜熬上了?一会儿他们就来拿饭了。我只好说,那就熬上吧。她便去了厨房,又问我要不要放点花椒,要不要放点豆豉。我们一见如故,如拉着家长的老姐妹,有说不完的话,这一切都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职业,都是维护山林的人。
  她告诉我她在林子间开辟了菜园,让我去拍。当然,我拍了。其实我是极想跟着同学们一起爬到山顶去的,三十年的记忆中那上面有一块条形的石板叫作一线天的。还有冰瀑,倒是没生病的时候跟影友们来过,拍过两回。一会儿工夫,同学在朋友圈里传了山中还有积雪的照片。我实在坐不住了,试着从防火员临时休息的桦树屋旁的石板路上了一段,喘得厉害,只好放弃了。去公共厕所的小石径上随手拍了两张黄叶与蓝天。早说过,此时的马鞍山随手都是水彩画。
  不知道这算不算旅游,没有登山,在农家院住了火炕,吃了农家饭,拔了主人自种的萝卜,到了景区,在治安办公室跟大姐聊天,指点她炖了一锅白菜。还真是非常非常独特的行程呢。
  关于马鞍山的文章,许多人写过,可以说篇篇美妙绝伦,用多少动听的词来描述它?我不会。不过,对于景点的领悟倒是有了,其实有许多景区都是这样,有的以美取胜、有的以奇取胜、有的以险取胜,然而,这些都不能让一个景区成为人们留连忘返、记忆深深的地方,能够把人吸引来的景区,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在于它那里的民风、民情。如马鞍山这里农家院祖孙三代的朴实与坦诚,如景区治安室大姐的亲切,都会成为你决定再来一次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