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漫游清王府
来源:赤峰日报社     发布时间:2019-07-13 09:45    

  四月的雨与四月的风同样醉人与和美。那天上午,陪同几位四川客人与市内诗人、记者游览喀喇沁清王府。从步入府门的那一刻,小雨就很深情、缠绵地一直下着。我是木命,喜雨,尽管包里有伞,还是不愿意拿出来。因为想到“天雨不润无根之草”的老话,索性把自己当作一棵小草,接受雨丝的润泽。因为多次来清王府,一滴滴的雨,仿佛一个个细节,让人不由留意起王府的几个妙处来。先说门。王府赤红的大门不同于民宅,门楣嵌有蒙汉两种文字的“喀喇沁亲王府”蓝底牌匾。牌匾不大,但有逼人的分量或气势。门上,是一排排黄澄澄的门钉。门钉在古代被称为“浮沤钉”,“浮沤”的意思是水面上的气泡。在中国传统建筑意义上,水泡般的门钉一般在宫门、府门和庙门才会出现。雄厚平整的实拼板门上一排排硕大的金色门钉,使得气度森严的府门不仅显得坚固、威严,更呈现一种煌煌的气象。门钉是从隋唐以来开始施用的。清代,才把门钉数量和等级制度联系起来。《大清会典》载:“宫殿门庑皆崇基,上覆黄琉璃,门设金钉。”对亲王、郡王、公侯等府第使用门钉数量有明确规定:“亲王府制,正门五间,门钉纵九横七”;“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钉纵横皆七,侯以下至男递减至五五,均以铁。”平民百姓则根本不许用门钉。历史上,喀喇沁部一直因游牧与征战而居无定所,直至康熙十八年(1679年)于目下王府所在地起建郡王等级府邸。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晋亲王品级后,又在郡王府基础上扩建为亲王府邸。王府原占地面积8.6万平方米,现存2.98万平方米,由5进22幢正堂、配房和厢房构成连续四合院式格局。其中,处在中轴线的回事厅、议事厅、承庆楼等建筑或巍峨或壮观,或中规中矩或严谨端肃,均有红门灰瓦、石阶巨槛的呼应。加之室内青砖漫地且由地炕取暖,更给人一种深邃、清幽之感。在王府,各种各样的门扉比比皆是。除开府门,女眷生活的内宅,门扉也很有意思。内宅是福晋、侧福晋和格格活动的区域。门口则是大门紧紧对着二米外的二门,形成一个独特而别致的四方形小天地。而且,大门还有门当和户对。门当是指在大门前左右两侧相对的一对呈扁形的石墩;户对则是凸于门楣上方两侧雕有祥鸟的圆柱形木橛,每根长一尺许,与地面平行。这样,大门对视着二门、门当仰视着户对,内宅就有了约定俗成的禁忌:不仅外人不可以随便出入,内中的女子尤其是格格,也要按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古训,被画地为牢地禁锢其间,不可随意抛头露面。再说树。王府庭院深深,内中的树木,也有了倚老卖老的资历,有了由年轮记载的沧桑与光芒。王府几近三百五十载,有的榆树、松树是原本就生长在这片沃土的,被后来的府衙圈在宅院,说它们树龄有五百年、七百年绝不是空穴来风。迈进府门就是天井,迎面,几株干枝虬劲、枝叶蓊郁的榆树在头顶上纠结着,像大团的云翳,似乎随时要把阳光弹劾,使其蒙羞。神奇的是,榆树上寄生一团团冬青。冬青碧绿,仿佛一张张伞,或者淘气地骑在爷爷头臂的娃娃,有了人上人的傲慢或情趣。二十年前,我们曾采写过王府树上树的奇观,并作为新闻通稿而被新华社采用。其实,这里有名气的树是一株π松。π松属于土著,周长恰好是3.14米,像在风雨中镇定自若的将军。π松是当初建筑师特意留下来装扮府衙的,与缀在甬道那边的老松一样,挺拔、伟岸,直逼云霄。在贡桑诺尔布亲王的铜像前,有几株葳蕤苍老的桑树。桑树是一百多年前贡王由江南移植而来,他是要塞外王府治下的人们不再荒蛮、不再颟顸,从而开阔眼界,植桑养蚕,发展经济。在桑树的领地,尚有两株百年的杏树,杏树枝叶婆娑,随遇而安地放弃了结杏的奢望,在雨中安静地思索。天地万物,有阴有阳,就像八卦的阴阳鱼。十几年前,承庆楼前台,东西对称地生长两棵苍翠、高大的黑松。东为凤树,西为龙树。凤树斜欹,绿枝披拂,恍若凤凰展翅;龙树苍劲高昂,虬枝峭拔,几枝桠杈横斜,构成一方酷似龙目的小孔,尤其妙哉。可惜,龙树惨遭蚁虫戕害,无可救药,訇然倒下。如今,仅余凤树,却像盛年丧偶的女人,愈发风姿绰约,活出了翩翩芳华。王府后花园叫“梦园”,据说是贡王“钦定”的。“梦园”依偎树木苍莽的柏山,杂树穿空,花草缤纷,桃杏青郁,也是一爿胜境。漫步王府,不能错过珍藏于王府的墨宝。这些字画,注定有璀璨的明珠。这里,择其要,浅说几帧:乾隆御笔下联“期颐介景重香山”。乍看,其字朴拙,甚至滞重,但仔细揣摩,特贡宣纸的龙纹和点金依然隐隐浮现,而且字迹风格与故宫“三希堂”牌匾一脉相承,乃真迹无疑。至于其上联在何处以及它如何来到王府,还有待于考证;慈禧写意牡丹。该画兼有其别具匠心勾勒的一朵蓝牡丹,还有状元、礼部尚书徐郙的书法题字,实乃妙笔丹青;至于贡桑诺尔布亲王赠给日本女教师河原操子的墨迹“宝剑十年匣底藏,光莹秋水发豪芒。健儿身手非堪羡,自古英雄起朔方!”则体现了其学富五车的功底,让现今许多书法家汗颜乃至觳觫;其间清代著名的帖学大家,被世人称为“浓墨宰相”的刘墉书法更是以其造诣深厚、行笔圆润、结体紧密的特点,而引人注目。当然,人们都对这座府邸的风水击节称奇。梦园后,有山三重,由近及远,依次是柏山、印山、官帽山;府前,一脉平阔的田畴外,是汩汩东去的锡伯河,而河的那一边,是上九座,下九座,二九一十八座形状俨然金字塔的青黛色山峰,被誉为“十八罗汉山”。整座王府背依巍巍青山,脚踏涛涛锡水,可谓一爿钟灵毓秀的向阳宝地。在王府徜徉,看到的是文化,末代亲王贡桑诺尔布会蒙汉藏满四种文字,书画文武无所不精,而且,“忠孝传家远,诗书处世长”是王府源远流长笃守的家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