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保护利用传承我市红色文化资源的提案
来源:赤峰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0-06-11 16:06    

  民盟赤峰市委提出:

  关于保护利用传承我市红色文化资源的提案

  我市有着丰富的革命遗址,全国各个时期革命斗争都在赤峰有体现。遍布赤峰市的革命遗址,有如回望历史的一个个窗口,这些历史故事构筑成赤峰人民红色文化的基础,激励全市人民奋进。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保护、利用好赤峰红色资源,讲好革命故事,对全面实现脱贫、推进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一、赤峰红色资源丰富,具有丰富的历史和文化内涵

  赤峰市红色资源,以抗日战争、民主革命时期的革命遗址为主体。通过赤峰地区革命斗争的缩影,可以展示全国革命斗争的全貌。全市共有310处革命遗址,在自治区认定1075处革命遗址中,约占三分之一。遗址包括烈士陵园(墓)、革命战斗遗址、名人旧居、重要机关办公场所等。这些遗址主要包括几个阶段:

  1、大革命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这一时期以韩麟符故居为代表。韩麟符,原名韩致祥,1900年2月11日出生于赤峰市元宝山区哈拉木头村一个农民家庭。1920年10月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1月经李大钊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传播者、中国共产党著名的政治活动家。1919年爆发五四运动。韩麟符被五四运动代表们推举为见总统的3位发言人之一。

  1921年,韩麟符高中毕业考入北京大学文学系深造,结识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李大钊,参加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1923年1月,韩麟符由李大钊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北方执行部成立时,李大钊任组织部长,韩麟符为委员,被誉为李大钊“助手”。1923年10月,李大钊派韩麟符和赵世炎、邓中夏、李渤海等到北京蒙藏学校,向少数民族学生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开辟党的工作。引导云泽(乌兰夫)、多松年、吉雅泰、李裕智、奎璧等一批蒙古族学生走上革命道路,介绍他们先后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共产党,建立了第一个团支部和党支部,为内蒙古革命培养了第一代共产党人,创办了内蒙古第一个革命刊物《蒙古农民》。

  国共合作统一战线形成后,中共北方区委帮助孙中山大力发展国民党组织,韩麟符、陈镜湖在承德组建了中共热河工作委员会和中国国民党热河特别区党部。在第一次国共合作中,韩麟符成为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1926年韩麟符聘为黄埔军校政治教官兼训练班政治部主任,与周恩来一起为培养北伐革命军官贡献力量。

  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全国,4月南京政府发出《通缉共产党首要令》,有共产党重要人物192人,韩麟符居第16位。后韩麟符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并任起义部队党务委员会委员,革命委员会公推他为起义负责人贺龙等授印并致辞。1928年2月,在顺直省委的领导下,成立了中共内蒙古特别支部,韩麟符任书记。

  1931年,由于叛徒出卖,韩麟符被捕。后由国民党第41军军长孙殿英保释出狱,并组成百余人的学生救亡大队,进行抗日宣传。1934年,韩麟符在山西榆次老家避居,不幸被叛徒杀害。

  韩麟符是赤峰地区走出来的著名革命家,他的工作对中国共产党成立,北方地区党的组织建设,对华北民主革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2000年韩麟符由内蒙古自治区追认为革命烈士,元宝山区政协文史委对韩遗文史资料进行了整理挖掘,2005年出版了文集。

  2、热河抗战阶段。这个阶段以敖汉四家子遗址和宁城三座店乡遗址为代表。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东北三省逐渐沦陷。东北各地分散的抗日武装统称东北抗日义勇军,按照统一番号整编组建为统一战斗序列。赤峰地区的义勇军包括敖汉贺生等人组织的敖汉反满抗日军,敖汉李希奇、田兴等组成的三个义勇军团等。

  在危急关头,抗日救国会与抗日后援会组织了东北义勇军慰问团。1933年2月26日,著名作曲家聂耳随慰问团到达敖汉四家子。慰问途中,聂耳所见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二军团骑兵旅第一团三营营长刘凤梧带领战士们所唱军歌,即《义勇军誓词歌》,聂耳记录得到了誓词歌的歌词。后来聂耳与田汉在此基础上再次创作,形成了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可以说,国歌是从敖汉四家子走出来的,也可以说,四家子是义勇军进行曲的诞生地。

  目前敖汉四家子建有“聂耳慰问义勇军遗址”,包括纪念碑、抗战广场、雕塑等。

  1933年3月日军进攻热河之时,在宁城县三座店乡的老局子村杀害来自马来西亚的爱国华侨——受南洋华侨组织委派以《星洲日报》记者身份回国参加抗战的民族英雄陈子实。1989年出版的《中国新闻年鉴》将陈子实事迹收录,并认定他是“九?一八”事变后第一位在抗战前线牺牲的中国新闻记者。目前宁城县三座店乡的老局子村建有陈子实烈士纪念园。

  3、全面抗战阶段。这一时期以宁城地区为中心,革命遗迹以高桥烈士陵园、峰水山党支部纪念馆等为代表。

  全面抗战开始后,宁城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承(德)平(泉)宁(城)抗日根据地的核心地区。承平宁根据地横跨隆化县、承德县、平泉市、喀喇沁旗、宁城县、凌源市、建平县。面积1.1万平方公里,人口近100万。

  当时日伪在伪喀喇沁中旗推行“集家并村”,逼迫老百姓修部落、筑围墙、建设炮楼,全部集中到“部落”居住,百姓称之“人圈”、“围子”。每天白天派人在部落门口站岗放哨,晚上关闭大门不准进出。试图沿着长城沿线打造千里“无人区”,切断抗日武装与人民群众的联系。

  宁城地区抗日斗争异常艰苦,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冀东军分区三区队挺进承平宁时有350人,返回冀东仅剩百余人。宁城百姓不惧日寇恐吓,为八路军做鞋做饭带路,支援八路军和游击队抗日,在艰苦条件下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做出巨大贡献。

  宁城的抗日斗争,为全国抗战书写了重要一页。1944年2月,冀东军分区三区队打下宁城县驻地小城子,《解放日报》、《晋察冀日报》大篇幅报道,是当年八路军打下的第一座县城。1944年6月22日,叶剑英在延安接见中外记者团,郑重提及了华北抗日根据地最北的宁城。

  在斗争中涌现了许多英雄事迹。1944年三区队队长高桥在宁城布日嘎苏台战斗中牺牲,是热河地区牺牲的最高级八路军将领,被认定为全国著名抗日英烈;1944年3月,三区队二连连长舒殿友率50名干部战士在宁城李营子山前跳崖,认定为“狼牙山五壮士式的英雄群体”。当年县域内曾发生多次重要战斗,留有多处战斗遗址遗迹。

  宁城属于抗日革命老区,国家认定全县共有12各乡镇77个村为革命老区村,另有18社区、228村符合老区条件,县域内遍布抗日革命遗址。如,黑里河镇范杖子村是抗日烽火最早燃起的地方,承(德)平(泉)宁(城)及赤峰地区第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建的游击队——路北(承德至锦州铁路)抗日游击队在此诞生。这里也是日伪残酷统治的重点地区,现仍留有日伪血腥统治的物证——王家营子集家部落遗址。该村现在建有“路北抗日根据地纪念馆”。县内建有天义镇高桥烈士陵园、小城子镇高桥七烈士陵园等烈士陵园17处。

  4、解放战争时期。以林西县冀热辽中央分局驻地、白求恩第七国际和平医院、松山区柴胡栏子烈士陵园为代表。

  解放战争时期,林西是冀热辽中央分局、军区、热河省政府驻地,还有冀热辽日报社、冀热辽分局干部学校等机构。随着解放战争形势的发展,1946年10月,冀热辽中共分局从承德战略转移迁往林西,1947年下半年迁往赤峰、承德。1945年10月至1947年6月,林西一度曾是冀察热辽地区的政治、军事指挥中心,军政干部培训中心和革命战争宣传中心,有“小延安”之美誉。是连接东北、华北及晋绥解放区的枢纽和唯一的交通要道。在这里,冀察热辽中央分局指挥领导了全区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为夺取全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46年11月30日,为庆祝朱总司令六秩大寿在林西组建了朱德骑兵旅(后扩建为师)。

  1946年12月14日,乌兰夫在林西发出“伪国”大无权讨论内蒙古问题的郑重声明,民族区域自治在这里有重大进展。

  1947年4月2日至5月14日,冀热辽中央分局第一次党代会在林西召开,会议结束后,冀东区代表团30余人在返程途中,夜宿今松山区初头朗镇柴胡栏子村与国民党残部和土匪遭遇近千敌人展开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冀东区组织部长苏林燕等22名干部战士牺牲,史称“柴胡栏子事件”。

  林西县现存白求恩第七国际和平医院旧址(大营子天主教堂)、冀察热辽中央分局驻地旧址、大营子烈士陵园。松山区建设有柴胡栏子烈士陵园、柴胡栏子革命烈士纪念馆,被认定为自治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二、我市红色文化资源保护、利用现状

  1、遗址保护不全面,红色遗存形式单一,以烈士陵园(墓)成为主要形式。如宁城县,反映抗日斗争过程的很多遗迹未有保存下来,保存的记录日寇残酷统治铁证的几处集家部落遗迹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进行保护。再如林西,解放战争期间冀察热辽分局办公驻地的许多民居都很有特色,在城市发展中均已拆迁。另韩麟符、郭俊卿等故居已不存在。使当代人特别是青年人,无法通过红色遗址看清赤峰革命斗争的原貌。

  2、管理机制不健全。赤峰市尚未出台革命遗址保护条例,缺少必要的法律依据和管理办法。旅游、文化、民政各相关职能部门,在革命遗址保护和红色资源开发上,都有管理权、没有主导权,政出多头没有形成合力。

  3、文献研究不系统。赤峰市红色文化研究、资料整理尚不系统。如韩麟符生平研究,以元宝山区政协文史委几位同志为主,进行了调查走访,出版了《韩麟符文集》等著作。宁城的研究也是一样,以老促会的同志为主,也出版了一些著作。但是这些著述以“点”为主,缺乏对赤峰、热河革命的整体把握。缺乏系统的记述赤峰地区,自“五四”运动至新中国成立的完整、全面的革命斗争史。

  4、资金投入不够,资源利用率有待提高。赤峰市革命遗址以小型遗址为主,遍布全市各旗县乡镇。除柴胡栏子有一处展示馆以外,全市综合的纪念馆(如中国共产党赤峰历史馆、赤峰革命纪念馆、赤峰抗日斗争纪念馆)空白。一些重要文化遗迹如朱德登临(赋诗)处、董必武登临处等,没有利用。因此大部分遗迹处于闲置状态,没有起到很好的宣传教育效果。

  5、人才队伍后继乏力。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各旗县出现了一批革命历史研究的专家。如著有《韩麟符全传》的元宝山区张百奇、宁城的骞国安、林西蔡富庭等。这些专家不属于历史研究的专门人员,而是因为个人工作爱好等原因而成。因此当前在红色文化挖掘利用方面面临很大的人才空洞,一是很多专家退休病逝,专家队伍逐渐消失,二是缺少资料保存机构,研究的原始文献、调查走访笔记等随专家离去而丢失,三是没有培养机制,研究人员后继无人。

  三、赤峰革命遗址保护开发、红色文化传承的建议

  在新时代,我们应该站在不忘初心、弘扬红色文化的高度,保护、开发、利用好赤峰的红色文化遗存,由赤峰入手,展示全国的革命历程和中国共产党的斗争历史,增强市民的四个自信。

  1、成立赤峰市红色文化建设工程领导小组,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担任主任,统筹全市市相关部门参与建设工程。把红色文化开发传承作为当前意识形态教育的主阵地。先期由建设委组织专家学者论证,并制定全市红色文化开发与传承工程规划,筹划赤峰市革命遗址保护条例,并在实干中锻炼、塑造红色文化传承队伍。

  2、根据赤峰市中心城区总体规划,建设红色文化基地。在充分利用现有遗物的基础上,整合资源,建设中国共产党赤峰历史馆、赤峰抗日革命纪念馆、赤峰民主革命纪念馆、赤峰社会主义建设纪念馆等。在此基础上,扩大到蒙冀辽地区革命斗争纪念馆、内蒙古民族自治纪念馆等。充分运用数字影像与网络信息技术,对不可移动的革命遗迹进行数字化复原,可触摸、可感知、可体验,提高革命教育的实效。力争将纪念馆打造成自治区级,乃至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3、组织赤峰市红色文化系列文库编纂工作。由市级有关部门(如市政协文史部门、党史办等)与市内高校合作,系统加强红色文化的整理、研究、出版。首先出版一套赤峰红色文化系列图书。在此基础上,完成赤峰自“五四”运动至新中国成立的完整、全面的赤峰革命史。

  4、学习西柏坡“一抹红色带七彩”经验,调整赤峰旅游风貌定位,带动全面脱贫和乡村振兴。我市是华北地区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但全市旅游收入尚不及居民旅游支出,主要原因是目前乡村旅游以农家乐为主,逐渐不满足群众对高质量旅游的需求。应深入学习平山经验,为乡村旅游注入强有力的文化基因,在“绿色乡村”的基础上,打造“红色乡村”,透射“革命老区、红色情怀、奋进精神、文化品位”的定位。打造一批红色旅游专业村,在资源富集的地方打造“红色小镇”,市专项资金配套支持,用红色旅游带动脱贫,提升我市旅游业的文化品位和历史内涵。使我市红色文化基地成为党员干部教育、青少年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依托。

  5、加强对现存遗址的保护。以实体遗址为重点进行保护和复原,丰富我市革命遗址的形式。如宁城的集家部落遗址,是日为残酷统治的铁证,多为沙土夯制,能留存到现在实属不易,能申报为文物的抓紧申报。暂时不能申报的要加强保护,防止进一步破坏。对重要的革命战斗遗址、名人旧居(活动遗迹)、重要机关办公场所设立标识、介绍牌匾,修复重建韩麟符故居、冀热辽分局等一些重要的旧居和场所。增加展示环节,提高现有烈士陵园(墓)的教育效果。

  6、支持红色题材的文艺作品创作。推进如宁城评剧《烽火宁城》等革命题材文艺作品创作。鼓励全市文化馆、群众艺术馆、乌兰牧骑,以韩麟符、高桥等为原型进行艺术创作,丰富电视剧、电影、微电影等艺术形式,市政府设专项资金对创作人员予以适当补助。

  7、继续完成有条件的旗县申报革命老区工作。

  8、抓住重要历史节点。比如2019年建国70周年庆祝,推动我市红色文化的宣传和传承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