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职业教育开展校企合作的几点建议
来源:赤峰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0-06-11 16:11    

  高德昌委员提出:

  关于职业教育开展校企合作的几点建议

  近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政策支持下,我市职业教育蓬勃发展,体量不断壮大,为区域经济发展培养输送了大批高素质人才,为加快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重大贡献。但同时,受体制机制等多种因素影响,人才培养供给侧和产业需求侧在结构、质量、水平上还不能完全适应,校企双方在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促进教育链、人才链与产业链、创新链有机衔接上“两张皮”现象依然存在。

  在充分调研职业学校以及企业、行业的基础上,现就职业教育校企双方开展校企合作工作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提几点建议:

  一、存在的问题

  (一)校企合作制度体系有待完善。目前我市缺乏支持行业企业参与职业教育校企合作的制度保障,职业教育的产教融合制度、校企合作制度、现代学徒制和集团化办学制度等都无法取得实质性突破;在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的前提下,校企共建共享生产性实训基地政策不明朗。由此导致职业教育校企合作还处于民间松散状态。随着校企合作进程的深入,对企业参与职业院校校企合作税收优惠政策、经费补偿等政策的缺乏问题不断显现,现有政策对企业参与校企合作引导和推动作用不大,企业积极性不高。

  (二)校企合作缺乏专门组织机构及有效的工作机制。校企合作还没有专门的组织协调机构,缺乏行之有效的工作机制,对合作过程中产生各种问题、纠纷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现有政府部门组织企业参与职业教育发展的职责不够明确,议事协调机制不健全,行业协会也认为没有义务和责任指导、推动企业参与职业学校的人才培养,行业协会作用没有充分发挥。

  (三)校企合作缺乏现代化沟通合作平台。校企合作是学校和企业在实施职业教育过程中通过协议等方式约定的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以共同育人、合作研究、共同构建、共享资源等方式实施的合作活动。而在校企合作的实施过程中往往出现学校找不到企业,企业找不到合适的学校的尴尬境地。目前各学校和企业均为单线联系,导致企业需求与学校人才信息沟通滞后,校企合作渠道不畅。

  (四)校企合作未充分体现企业的主体作用,导致企业积极性不高。目前,由于职业教育政策法规滞后或缺失,校企合作保障机制不健全,政校企各合作办学要素方职责权利划分不明确,特别是企业在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中的主体地位定位不清,企业在合作中人员、设备、生产时间等投入得不到回报,导致企业在校企合作中的积极性不高,主体作用难以凸显,直接影响校企合作的深度和广度,影响实践育人的效果。虽然大多数职业院校都与企业开展了不同层次、不同形式的校企合作,但在实施过程中,学校与企业这两个主体,学校“一头热”、企业“一头冷”的现象极为普遍。

  (五)校企合作流于形式。在实际操作中,多数的校企合作都流于形式,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成为提供毕业生供需的途径,或仅仅是为学校提供实习基地、提供学生培训等,未充分体现校企合作培养人才“做中学、学中做”的精髓。从人才培养目标、专业设置标准、课程开发、实践教学体系、人才培养与评价等方面进行的深层次合作较少。

  二、主要建议

  (一)完善校企合作政策体系。建议政府尽快制定和完善校企合作方面的相关政策措施,明确政府、学校、企业各部门责任,建立教育与各部门之间的工作协调机制,建立企业参与方免税贴息政策,建立依据合作人数多少、合作时间长短补助政策,切实抓好法规文件的执行,统筹职业教育与区域经济布局,推动学科专业建设与产业转型升级相适应,以促进校企合作的良性发展。不断加大校企合作的投入,通过专项支持、购买服务、贴息贷款等形式支持校企合作。鼓励校企双方通过场地、设备租赁等方式共建共享生产性实训基地,并给予相应的税收优惠,建立对校企合作工作作出突出贡献的个人设立专项表扬和奖励机制。

  (二)成立专门组织机构,制定有效的工作机制。建议建立以就业为导向、以产教融合为特色、以政府为主导的新型校企合作体系,成立专门组织机构指导校企合作工作实施,建立行之有效的工作机制,同时对校企合作的参与方资格进行筛选,对校企合作过程加强监管,确保校企合作有效实施,取得实际效果。建立“政府搭台,校企唱戏,部门协调”的校企合作机制,深入开展校企合作,快速推进产教融合。

  (三)建立校企合作服务平台,探讨校企合作新模式。建议政府建立互联互通的校企合作信息服务平台,使学校和企业将各自的需求发布到信息服务平台上,达到一个鹊桥和纽带作用,为校企合作提供便利条件。建立服务平台将有利于校企互通信息,为企业招工、学生就业奠定基础;有利于深度开展校企合作,能把企业岗位需求与学校人才培养有机结合,为基本实现产业与专业、岗位技能与教学内容、学生与员工的无缝对接。

  (四)强化企业重要主体作用。建议政府积极鼓励企业以独资、合资、合作等方式依法参与举办各种形式的职业教育。通过购买服务、委托管理等,支持企业参与公办职业学校办学。鼓励探索推进职业学校股份制、混合所有制改革,允许企业以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依法参与办学并享有相应权利。支持引导企业深度参与职业学校教学改革,以多种方式参与学校专业规划、教材开发、教学设计、课程设置、实习实训,促进企业需求融入人才培养环节。推行面向企业真实生产环境的任务式培养模式。职业学校新设专业原则上应有相关行业企业参与。鼓励企业依托或联合职业学校设立工作室、实验室、共建共享生产性实训基地。通过探索购买服务、落实税收政策等方式,鼓励企业直接接收学生实习实训。健全学生到企业实习实训制度,推进实习实训规范化,保障学生享有获得合理报酬等合法权益。创新教育培训方式,鼓励企业向职业学校购买培训服务。鼓励区域、行业骨干企业联合职业院校共同组建产教集团(联盟),带动中小企业参与,推进实体化运作。支持各类企业依法参与校企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