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汉旗:在古鲁板蒿沐浴乡风民俗

  在敖汉旗古鲁板蒿乡漫游、流连,那一座座的青山,一脉脉的绿水,总会给人一个个惊奇和感叹。
  孟家窝铺自然村村东,石砬山巍然矗立。山上一株几百年神桑突兀而立,栉风沐雨,俯瞰苍生。传说,当年康熙拜谒盛京祖灵驻跸于此,曾在古桑下纳凉。
  与周围青翠的杨柳松榆抑或葳蕤的文冠果相比,这唯一的老得不能再老的塞上大树,是祖先一样的存在,却不是祖先。这唯一的霸气得无法再霸气的巉岩生物,是霸王一样的事实,却不是霸王。这唯一的执拗得不能再执拗的旷野灵魂,是神仙一样的奇迹,却不是神话。所以,古鲁板蒿人才用既朴素又普通的称呼,称呼这棵老树为“神桑”,并系以虔诚的红飘带,燃以馨香祷祝的檀香与黄裱。
  天地之大德谓之生。对生存的大地,对苍天厚土,对生命和万物给予顶礼膜拜,是敬畏,是感恩,也是人类的良心。
  这也是文化或素养的体现。
  在这片钟灵毓秀的土地上,文化的魅力无处不在。
  “不能无秋意,所在有春风。”如果说,莲花公园是诗意的,也是禅意的,那么,城西森林公园广场就是翰逸的、书香的。广场颇具匠心,叫“树人广场”:两书一碑点缀在一片林荫之中,从西侧起,第一书为邵雍的“一去二三里”,可喻为人生的幼稚阶段,咿呀学语,略知一二;第二本书为朱熹题白鹿洞书院联“傍百年树,读万卷书”,喻人生之求学阶段,且与厚重文化教育相联;第三处石碑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指人生之中年阶段,“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乐天知命。
  康家营子村民俗馆,同样令人耳目一新。
  民俗馆为楼房结构,馆内以民居、民俗和农耕为主题元素布展。
  民俗展以粮仓、厨房、火坑为主基调。粮仓门口安着一副古老的黑色板门,贴一副“民以食为天,国以粮为本”楹联,屋墙上挂着整穗的玉米辫子和黄瓜萝卜等菜辫,让人油然想起“锄禾日当午”的古诗;粮仓内,有陈旧的木制风车、石磨、升和斗,柳条子笸箩、柳条子簸箕。最具生活意趣的是锅台连着炕的厨房门前,同样悬挂玉米、辣椒辫子,内设古老的木制锅盖,手工拉动的木制风匣,混台子上的柳条盐篓子、酱罐子,老碗厨子上摆放的淘米做饭用的泥瓦盆,腌积咸菜的小缸,以及秫秸秆勒成的浅子,铁匠手工打作的长把铁勺子,手工制作的白铁烧水燎壶,屋顶上还不忘装点一盏煤油提灯。移步火炕屋前,老辈子木匠巧手制作的呱嗒嘴子窗户古朴陈旧,屋内报纸糊墙,煤油提灯挂在屋顶发光暗淡,墙上悬着挂钟,印有毛泽东主席头像的墙壁镜子挂在墙上,黯然褪色的三节红柜上摆放着大小梳妆匣子、青花瓷胆瓶,极具农家风格。炕上铺着秫秸簚子炕席,摆放着火炭发出红光的火盆,而且,火炕中央,是一张别致的八仙桌子,上面放着锡铝合金的酒壶酒盅,映衬出悠悠的传统农家酒文化。
  农耕布展,愈加显示出瓜瓞连绵的古香古韵:播种的工具有,开沟木犁、犁铧、石磙子、木簸梭、猪皮点葫芦头,点葫芦棍儿、粪簸箕、粪耙子;畜力拉车的各种工具:牛鞅子、牛头绳、马夹板子、牛马套、驴笼头、马嚼子、马箍嘴、坐鞧、小鞍儿、搭腰、肚带、吊鞅、煞绳。还有骑马配的马鞍子、马鞭子。其他生产工具纺绳车子、木钻、大雁夹子……
  这些农耕工具,积淀了深厚的乡土情结,是“乡愁”“ 乡情”的集中元素。
  农耕文明、民俗文化、民居宅院等乡村文化,底蕴厚重,情感丰满,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是孕育中华文明的基础,也是我们记住历史、留住“乡愁”的情感归宿。传承和发展这些丰富的人文精神与和谐理念,对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谐美丽乡村至关重要。
  是的,如此匠心独运的人文景观,让桃羞杏让,燕妒莺惭。
  于是,我偷懒篡改了苏轼的一首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墨香文华亦锦绮。古乡焕然开新韵,淡妆浓抹总相宜。

附件

【字体: 】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